当前位置: 51女人网 > 情感生活 > 恋爱 >

艾滋病的真相:一名同性恋艾滋病患者的自白

时间:2017-10-04 22:04来源:www.woman51.com 作者:51女人网 点击:
时不时的,我会在半夜醒来,一摸身上全是冷汗——这也是艾滋病早期的症状之一。通常,我会在凌晨四点钟左右醒

文章的主人公亨特尔·查尔顿

诊断结果给了我当头一棒

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生活完全改变了。医生的话把我给弄糊涂了。他好像在用一种我不懂的语言和我交谈。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那时我觉得我会在十年之内死去。现在想想,当时我需要的只是信息、支持,我只需要有什么人能为我驱散心头的阴云。至少,我需要有人告诉我得了这个病,我不会立马死去。可是,校医院什么也没告诉我。带着疑惑,我就离开了那儿。

在那以前,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健康,所以医生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你生病了,而且永远也治不好,还有可能危及生命。这让我很难接受。于是在那个阳光明媚的春日,我躲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公园里,一连哭了好几个小时,心头的阴霾却难以驱散。一个朋友发短信问我情况怎么样,我告诉他结果不怎么好;我相信他会知道是什么结果。后来,我们一起去喝了咖啡,还聊起了天。一开始的时候,我感觉不像在说我自己的事儿。不过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的心情渐渐地沉重起来。人总归是要面对现实的。我开始想,如果我不得不离开学校怎么办,我的家人又会怎样对待我,我还能再谈恋爱吗?

这就是故事的开始。20岁的时候,刚上大一的我就被确诊患了艾滋病。我还记得,我之所以会去校医院检查,是因为考试复习太无聊了;当然,我也很好奇——此前我从未做过艾滋病检查。当我来到校医院说要做艾滋病检查的时候,医院的护士很吃惊。于是,我告诉她我是一名同性恋——我当时想她应该会想听到这个答案。这个理由没什么好解释的,毕竟去年英国被诊断患有艾滋病的人中有一半儿都是同性恋

三天之后,我去了当地一家游泳馆游泳。在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我瞟了一眼我的手机:居然有四个未接来电。不一会儿,它又响起来——是校医院打来的,他们叫我去拿检查结果。我急匆匆地穿过候诊室,医生向我宣布了这个消息。

“这种事儿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

当时,我有一种被骗了的感觉。毕竟,我才刚刚20岁,私生活也并不混乱,仅仅用过一次避孕套而已。因而,“这种事儿怎么会发生在我身上?”这种陈词滥调还是在我的头脑中停留了好几天。仔细想想,我才意识到我一定是在悉尼旅行期间感染上艾滋病病毒的。我怀疑对方肯定已经知道他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当然,我也承认,发生这种事儿,我也有一半儿的责任。我和他上演了一出“一夜情”戏码,当时我们俩都没带避孕套。

和许多感染了艾滋病病毒的人一样,发病初期,我还处于无症状的血清转换阶段。对于有些人来说,流感和感冒疮是艾滋病初期的症状,但我却没有出现这些症状。不过,时不时的,我会在半夜醒来,一摸身上全是冷汗——这也是艾滋病早期的症状之一。通常,我会在凌晨四点钟左右醒来,身上一层冷汗。为了能够继续睡觉,大赢家足球比分http://tiyu.ythaite.com/zuqiu/,我不得不用毛巾把床擦干。我早就应该意识到我的身体有什么不对劲儿了。不过那段儿时间我经常酗酒,还嗑过药,所以我总安慰自己这一症状很正常。

学校和家庭对于艾滋病教育的缺失

在得知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之后,我开始生气起来。我生气不是因为我在澳大利亚遇到的那个人让我染上了病毒,而是因为,从小到大我所受过的学校教育都没怎么告诉我关于艾滋病的知识。中学的时候,学校的确对我们进行过性教育。我还记得,那位老师将板球球拍夹在她的两腿中间,然后在上边套上了一个避孕套。接着,全班一阵哄笑。她并没有告诉我们,身为同性恋该怎么办,更别说告诉我们同性恋很可能会感染艾滋病病毒了。如果学校不能告诉学生们将来他们可能遇到这些情况,那么学校又有何用呢?

不说学校了,父母呢?父母应该告诉孩子,怎样的性行为才是安全的性行为。但是指望父母给予孩子正确的性教育也不太靠谱。

就拿我来说吧。想到我的家人一点儿也不了解艾滋病,我就不想告诉他们我得艾滋病了。不仅仅是他们,我想大多数家庭都不能以正确的方式告诉孩子关于艾滋病的潜在危险。

对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来说,艾滋病还意味着“死亡判决”。确诊后的第二天,我回到了家。头一天晚上,在我告诉他们我得了艾滋病之后,他们很是震惊与不解。电话是我妈妈接的,她不能相信她的儿子居然得了艾滋病。

“我该怎么办?”

(责任编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